• 28980阅读
  • 45回复

青年恋爱通信经典教材之鲁迅情书《两地书》第三章

楼层直达
— 本帖被 ceosun 执行取消置顶操作(2012-01-15) —
第三章1926年8月15-9月4日书信 _iH:>2p5R  
H,(4a2zx  
    (四十二)此信《两地书》未编入,后收入《鲁迅书简》(1946年10月鲁迅全集出版社出版)。     ]Wn=Oc{F  
    景宋“女士”学席:程门     7I0K= 'D7  
    飞雪贻误多时。愧循循之无方,幸     ]RuH6d2d|  
    骏才之易教。而乃年届结束,南北东西;虽尺素之能通,或     Na.)!h_Kn'  
    下问之不易。言念及此,不禁泪下四条。吾     ;y.<I&  
    生倘能赦兹愚劣,使师得备薄馔,于月十六日午十二时,假宫门口西三条胡同二十一号周宅一叙,俾罄愚诚,不胜厚幸!顺颂     7&2CLh  
    时绥     2{01i)2y  
    师鲁迅谨订     \tfhF#'  
    八月十五日早     `G2!{3UD  
    (四十三)     ^,#MfF6  
    广平兄:     :@,UPc-+  
    我于九月一日夜半上船,二日晨七时开,四日午后一时到厦门,一路无风,船很平稳。这里的话,我一字都不懂,只得暂到客寓,打电话给林玉堂,他便来接,当晚即移入学校居住了。     ^}4ysw  
    我在船上时,看见后面有一只轮船,总是不远不近地走着,我疑心是广大。不知你在船中,可看见前面有一只船否?倘看见,那我所悬拟的便不错了。     ;m}o$`  
    此地背山面海.风景佳绝,白天虽暖——约八十七八度——夜却凉。四面几无人家,离市面约有十里,要静养倒好的。普通的东西,亦不易买。听差懒极,不会做事也不肯做事,邮政也懒极,星期六下午及星期日都不办事。     KV|ywcGhT  
    因为教员住室尚未造好——据说一月后可完工,但未必〔确〕——所以我暂住在一间很大的三层楼上,上下虽不便,眺望却佳。学校开课是二十日,还有许多天可闲。     &!? qSi~V  
    我写此信时,你还在船上,但我当于明天发出,则你一到校,此信也就到了。你到校后望即见告,那时再写较详细的情形罢,因为现在我初到,还不知道什么。     xeSv+I-b  
    迅     m8 Ti{w(  
    九月四日夜
 
只看该作者 安逸沙发  发表于: 2010-02-17
第三章1926年9月6日书信 J@2jx4   
q-(~w!e  
    (四十四)     $`|h F[tv  
    (每起头的“○”是某一个时间内写的,○起以示段落)     ,/?J!W@m  
    ○myDearTeacher:     k*C69  
    昨日(卅一)从你住的孟渊旅馆出来,叔叔的四妹领我到永安公司,买到小汗巾六条,只一元,算起来不到二毛一条,晚上又游四川路,广东街,买到雨伞一把,也不过几毛钱,去了崇智同另一姊姊家,都还客气,留食点心或饭,点心食了,饭推却他,这回亲戚对我,较我理想的似稍佳,先生!这原故为何?!     GrLxERf  
    今日(九月一)午后往先施等,买黑皮鞋一双,只三元,又买信纸六大本,一元(与此纸同,但大多),另外又买些应用小物,不敢多买,因为我看见那天食炒虾仁旦〔蛋〕饭送酒,没有买菜,我不在如此省,我心难过,不愿多买。     =MqEbQn{C3  
    ○今晚(一号)七时半落广大船,有往旅馆取行李之二位弟弟送行,又有大安旅馆之茶房带同挑夫到住处取行李落船,现在是已在船中安置好了。一房二人,另一人行李先到,占了上格床,我算下格,现在只我一人在房(那人未来)。我想,有机会想说什么,就写什么,管它多少,待到岸时就投到邮筒,临行之预约时间,我或者不能守住,要反抗的。     D,cD]tB2  
    船票25元连挑行李及赏钱(许宅),约花卅余元,此外余下还多多,又大安旅馆自沪直招呼至广,该栈使费大约较瞎碰的公道可靠,亦足叫人放心的。     Xex7Lr&  
    船中热甚,竟夕是我一人在一房内,也自由,也寂寞,船未开,门窗不敢打开,闷热极了!好在虽然醒醒也能睡去,臭虫各处都有,但是我还一样睡,今晚独自落船的苦,我想起你昨晚了,本来昨晚你落船没有,出走后的情形不知道,晚间妹妹们又领我上街玩,但总是蓦然一件事压上心头,十分不自在,我因想,一年的日子,不知怎么样?     gX{j$]^6G8  
    ○二日早八时十分船始开,天刚亮就有人来搜行李,先打开随身用的木箱,后帆布箱,我特意慢慢地,他不耐烦了,问我,作〔做〕什么的,我说学生,做教员,他走了,船开后又来查,这回是查私贩铜元,连床铺都搜过,黑漆的污手,满掌印在枕席上。     o DZZ  
    同房的姓梁,又系基督徒,有一个她的女友,住房舱的,来我们房食饭,二人总是谈讨厌的牧师爷,牧师奶,气量小狭,我这回车和船都顶着“华盖”走了!     w5i*pOG)Z  
    午饭后她们要玩牌,约我,虽则不算钱,总是费时无意思的事,我急躺下看书,不久睡着,大约十一点多睡至下午四点,晚饭在六时开,菜是广东味,不十分好,也还食得几碗饭,也不晕船,睡着看《情书一束》,《桃色的衣裳》那篇,我觉得即便世间做得到,也是人为,非天性,多含勉强,这许是我主观的裁判吧!     XZOBK^,5^B  
    ○睡起看水色已变绿了,浅浅的绿色,泛出雪白的浪波好看极了,因为在多年囚困的沙漠生活中的我见着,然而,也更可气,舱面挤满人,铺盖,水桶,货物,房的窗口也总坐着成排的人,高高的坐在箱上,遮盖着房内漆黑,而我又在下层床,日里又要听基督圣谕,myDearTeacher!你的船中生活是怎么样?     ~T@E")uR  
    ○三日早七时多起床,十时多早饭,十一时左右,在我房门口的堆满行李的舱面上,是工友们开会,许多人聚在一起,有一个学生样的做主席,大家演说北伐的必要……随便发挥,也有布告各地情形的,我也把北京的黑暗略略说了。会开了有二时之久,大家精神始终贯注,互相勉励,而趋重于鼓励工人,因为这会是为工人开的,我站在旁边参加,感觉出一种欢欣,算是我途中第一次的喜遇,这现象,在北方梦想不到吧!下午一时多散会,预约每天还开会一次,尤其在上海工厂中招募来的工友,注意向他们灌输国民革命的工作,其中有一孙传芳手下军官,当场演说北方军阀的黑幕,并称自己当军官以来不求升官发财,现在看北方军人实在无可希望了,毅然脱出投入广东国民革命,意欲从这里得到打破北方黑暗,这是大家欢迎的。mydearteacher,你看这种情形是多么朝气呀!     lf( +]k30  
    从十时多算是午饭,一时饮咖啡牛奶一杯面包二块,待下午四时多晚餐,晚九时再食一碗鸡粥。较火车食物方便些。船甚稳,似坐长江船一样,不知往厦门的是否也如此?     'l/l]26rO4  
    今(三)日看《兰生弟的日记》,我甚可怜兰生,但是绝不至如似《情书一束》的主人翁之被怜吧?!一笑。     /RB%m8@;  
    ○四日被同房的先起来惊醒,已经八点多了,同房的那人有一人〔个〕女友一个男友(?)不绝的来,一方面唱圣诗,一方面又打扑克,虽然不算钱,也是无聊。我以为真的基督徒不应习此,她们问我也玩,我推说不会,看书,也没地方,也看不下去,免〔勉〕强看了《骆驼》,除第一二篇没看,又看《炭画》,是文言,我想起林琴南来了,格格不入,看不下去。继看焦菊隐的《夜哭》,遭〔糟〕透了,还不如塞入纸篓,字句既欠修词〔饰〕,文理命意俱恶劣,这样作品,北新也替他出版。唉!因回想《骆驼》,真不愧是文艺作品,陶晶孙的《盲肠炎》,人家能写性,但是手腕较《情书一束》高多了。再看《沉钟》第二期《语丝》九三期,俱可以。     zu}uW,XH-  
    下午四时船经厦门云〔时〕,我注意看看,不过茫茫的水天一色,厦门在那〔哪〕里?!室迩人遐!!!……信也实在难写,这样说也不方便,那样说也不妥当。我佩服兰生,他有勇气直说。     bSIY|/d+  
    听说过厦门,我就便打听从厦门至广州的船。据客栈人说:有从厦至港,由港再搭火车(没有船)至粤,但坐火车中途要自己走一站,不方便,而且如果由广州至港,更须照相找铺保准一星期回,否则向铺索人,此路“行不得也哥哥”。有从厦至汕头者,我想这条路较好,由汕至广州,不是敌地,检查……省许多麻烦,这是船中所闻,先写寄,免忘记,借供异日参考。     .u A O.<  
    现时写字时是四号晚的九时,快要食鸡粥了。男女的两个基督徒走了,清静些,天气较前两天热了,也不愿睡,就想起上面的话写起来。     9BakxmAc  
    ○mydearteacher:现时是五日午后二时廿分了,我不晓得你在做什末〔么〕,我是刚饮过咖啡牛奶和食完面包做午点心。今日工人仍然开会,时间早了,是十时多,刚摆开早饭,那工人来请我做主席,说是有两主席,我是一个,叫我赴会。我一想,做这种乌合之众的主席,派别多,一不合式〔适〕,就引纠纷,不是好事,当场推却了。我说,正要食饭,饭食过了再赴会,主席未做过,不敢当。饭食完了,只得到会,有人叫我演说,我说等一等,有话再说。一会,主席宣布喉不大好,说话不便,要我去继续,我没法,站上台,说:我从来不会做主席,不敢当,但是不得不简单说几句。于是把国家主义的人攻击一通,最要几句是把北京的《晨报》和《现代评论》,研究系之流骂一下,下台就退席,回到房内。听人说,开会时共有国民党员百来人,但是彼此争执开会手续不合法,一部分人退席了,一个临时党员会立刻分裂。这现象我后来才知,回心一想,我幸而出风头的心不有,推却了做主席,否则难免被人利用或含恨。一个党,内容如此复杂,处处叫人要小心,多么不自由呢,幸而这两次会我发言都是不埃〔挨〕边,否则危险呀!听说明天上午可以到广州了,那么,船内的会不致再开,我或者可以不入漩涡内,但是,到广州呢?!     @{IX do  
    现时船早过了汕头,晚饭左右可经香港北名大划〔戋刂〕的地方,到这里,要等带船的人来领船驶入广州,如此种人一时等不到,则船要停好多个钟头专候人来,再能开驶行六小时之久始得到终点地,无论如何,六日必能到广州了。     Xn"#Zy_  
    ○mydearteacher,今早六号,现时是快到八点了,昨晚十时船停香北,名大划〔戋刂〕地方,候带船人来,因此处再前进伏礁甚多,必须有熟水道之人带行才可,这带船的人有时来快有时来迟,来迟则到广州傍晚,还须坐小船。路上不平静,如此更要多候一天,但是,幸而今早起来,听说带船人已来了,专候潮长〔涨〕,即开船了,如能准时,则午刻可到珠江了。     .Yk}iHcW.  
    ○mydearteacher:现在三时船快到了,以后再谈吧。     5i6Ji(  
    yourH.m.     gkK(7=r%  
    六日下午三时 S8v,' Cc  
快速回复

限100 字节
安逸网提示: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认证码: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