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2994阅读
  • 2回复

三胞胎三连号考入同一所大学 报到入校(组图)

楼层直达
— 本帖被 ceosun 从 教育招生 移动到本区(2010-01-21) —
当日,三胞胎兄弟赵凌霄、赵凌汉和赵凌云来到中国石油大学(华东)的青岛校区报到,开始了他们同所大学的学习生活。这三胞胎兄弟家住山东省高密市柏城镇小河崖村,在今年的高考中分别考出了616分、617分和618分的“三连号”成绩,一度成为当地家喻户晓的“高考明星”。新华社记者 李紫恒 摄 R*@[P g*  
DvX3/z#T  
v'Vt .m&9&  
<{/;1Dru  
  同题报道:高密三胞胎来青岛报到 离家前3人联手做饭 X B*}P  
  近日,岛城各高校陆续迎来了新生。在这些新生中,有三位身份非常特殊,他们就是来自潍坊高密、被中国石油大学(华东)录取的三胞胎兄弟赵凌霄、赵凌汉和赵凌云。说他们身份特殊,除由于三胞胎的因素外,还因为他们高考的分数是“三连号”:老大赵凌霄618分;老二赵凌汉616分 ;老三赵凌云617分。9月2日,三胞胎兄弟就将到学校报到 ,为记录这三位特殊新生的求学之路,1日下午,本报记者驱车赶到了他们家中。 C,r`I/;  
`x} Dk<HF  
  >>>进门 C4{\@v}t  
NLQE"\#a  
  三胞胎“上”了客厅对联 }t|Plz  
Ka]@[R6e  
  赵凌霄三胞胎兄弟的家位于高密市柏城镇小河崖村。自从今年高考揭榜后,这个位于胶河河畔的小村庄就诞生了一个热门话题——老赵家的三胞胎高考成绩都高出重点线30多分,而且分数是连着的。村民们说的“老赵”,正是三胞胎兄弟的父亲赵振华。 w,Z" W;|  
f]8!DXEA  
  1日下午,当记者一路打听着来到小河崖村时,只要一提赵振华的名字,村民们马上就心领神会地帮忙指路。几经打听,1日下午4时30分许,记者来到了老赵家。听说青岛来了人,赵振华立即领着孩子们来到了大门口,他们连称没想到青岛媒体这么关心他们。一番谢意后,记者被引进了客厅。刚坐下,记者就被墙上的对联给吸引住了。中间是:胸怀凌志云,心系云霄情,两侧为:三胞胎三兄弟三同学三子齐登科,谢党恩谢师长谢父母谢父老乡亲。原来,这是赵振华的父亲(早年是民办教师)的一位学生专门为他们家写的。 {y-2  
>>>行李 SY,I >-%  
u 1ZJHry  
  备好牙膏肥皂洗衣粉 e&QS#k  
;1W6"3t-Y  
  坐定后记者发现,面前的三胞胎兄弟只有两人,他们是老大赵凌霄和老二赵凌汉。而老三赵凌云正躺在旁边房间里的床上因患上感冒挂吊瓶呢,不过并不影响开学报到。兄弟仨都穿着白色T恤、蓝色牛仔裤,另外留着平头。“我们去青岛的行李8月31日就准备好了。”坐在客厅内,老大赵凌霄先打开了话匣子。当记者问都准备了什么东西时,老二赵凌汉接过了话茬说:“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带上了几件衣服,另外还有牙膏、肥皂、洗衣粉等洗刷用品和生活用品。”对于连洗衣粉都带上的原因,哥俩解释说,主要是因为这些东西在家里买便宜。说到衣服时,赵凌汉特意拿出了一件红T恤,这是他们去大学报到当天要穿的新衣服。 hH%,!tSx  
y"^yYO  
  >>>装备 ~G>jw"r  
A&?}w_|9  
  每人买了部“山寨”手机 AnNP Ti  
4\M8BRuE  
  电脑、手机、MP3,这是不少新生上大学必带的“三大件”。对于这“三大件”,赵家三兄弟是否也有准备呢。听到这个问题后,赵凌霄和赵凌汉都笑了笑,“我们只准备了手机这一大件,因为高中毕业后,同学们各奔东西了,为了保持联系,我们就申请买了部手机。”在另一个房间的桌子上,记者看到了并排摆放的三部直板手机。正当记者要问手机的品牌和价格时,赵凌霄先解释说,这是三部“山寨”手机,最便宜的一部470元,最贵的一部510元。 90~*dNk  
.APVjqG  
  “三个孩子知道家庭条件不好,所以就买了三部便宜手机。”站在一旁的赵振华给记者讲起了手机的来历。原来,听说孩子要买手机后,赵振华当即表示支持,“不用说三个孩子都上了重点线,就是没考上大学,这手机也得买啊,毕竟出去找工作也需要。”最后,家里用4000多斤小麦换来了3000多元钱。本来,赵振华把这笔钱都给了三个孩子去买手机,可兄弟仨挑选了半天,最后买的是很便宜的“山寨”机。 ,"Tjpdf  
>>>心情 !!FR[NK  
~r<p@k=.#0  
vMhYpt?7\  
  啥心思没有光想着开学 Gn59 yG!4  
o(qEkR:4kd  
  由于想在省内高校就读,三胞胎又比较喜欢石油化工方面的专业,所以一番商量后,他们报的高校都是位于黄岛的中国石油大学(华东)。而该学校在获悉三胞胎成绩优秀,又懂得体贴父母,利用假期去打工的消息后,当即研究决定录取了他们。三兄弟的专业分别是石油工程、土木工程、化学工程与工艺。 iK!dr1:wSw  
66Gx.tE  
  领到录取通知书后,三胞胎兄弟就一直期盼着早点儿入学。为了多了解一些大学里的东西,他们把一本关于大学生活的书《赢在校园》仔细看了一遍。1日上午,听说一个同样考取了中国石油大学(华东)的高中同学已到学校报到后,他们更是心急如焚。 vX+.e1m  
R:/ha(+  
  “我们今天什么心思也没有,光想着上大学了。”作为三兄弟“新闻发言人”的老大赵凌霄继续说道,“我们三个一直有些无聊地躺在床上,互相讨论大学生活。” xc;DdK=1X  
BwxnDeG)  
  谈到上学前的感受时,老二赵凌汉和后来打完吊瓶的赵凌云都纷纷表示,心里非常着急。“前几天学校邀请我们去看了看,我们是第一次去青岛,感觉那里环境特别美,空气也特别清新。尤其是我们第一次看到了大海。真是很兴奋。”赵凌汉说,有了第一次的青岛之行后,他们就更急着去上大学了。”不过,三胞胎的着急马上就可以打消了。9月2日一早,叔叔将开着面包车送他们去学校报到,同行的还有他们的父母。  (#o t^  
, T\-;7  
  >>>打工 ?x3Jv<G0*  
`T"rG }c  
  手套厂干活挣2000多元 q[ d)e6  
[i7YVwG4  
  另外,记者了解到,高考成绩出来后,在仨兄弟身上也发生了不少有趣的故事。 [2 zt ^  
WUEHB  
  “7月28日上午10时30分左右,邮递员来送通知书的时候,我们弟兄三个都在家,结果邮递员一进门,就犯迷糊了。因为在他看来,我们三个都长一个模样。”赵凌汉笑着告诉记者 ,“后来给我们录取通知书时,他想了一个办法,就是念我们的名字,这样一念,他就对上号了。” m\vmY  
8W+5)m.tp  
  另外,考虑到家里并不宽裕,上大学又需要很大一笔钱,知道成绩后,三胞胎便走上了打工之路——到一家手套厂干活,月工资700元。虽然后来一位远在新西兰的高密老乡范锡夏女士表示,帮三胞胎解决四年的学费,但他们还是坚持轮流打工。开学前,他们掐着指头一算,共挣了2000多元钱。他们打算把这笔钱当做生活费 =o^|bih  
*:hy Y!x  
  刚才说到轮流,是因为哥仨并不是一起出去打工。而是要留一个在家当“火头军”,负责做饭。他们从小就学会了做饭。 S8vV!xO  
 
[url=http://www.qtick.com/JoinPanelist.aspx?ID=345032][img]http://www.qtick.com/Images/Qtick_Index_Prize_1201.gif[/img][/url]
只看该作者 安逸沙发  发表于: 2009-09-03
感恩
  >>>感恩 Ic'D# m  
y6$a:6  
D"4*l5l  
  齐掌勺为家人做晚饭 [A~?V.G  
Mi.#x_  
2bCfY\k  
 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三兄弟在言谈举止间,有很多惊人的默契。比如说,在回答记者提问时,一般都是老大先定个基调,然后老二、老三再根据哥哥的调子进行补充,而且,老二、老三在说话时,不时用眼神与哥哥交流。老二赵凌汉说:“一般情况下,我们俩听老大的。” }XUL\6U  
6.]~7n  
X@kgc&`0  
  记者还了解到,赵振华在当地建筑工地当小工,他的妻子在一家服装厂干清洁工,直到记者结束采访时,其妻子还没下班。 UlWmf{1%]?  
! >F70  
E{)X ;kN=  
  9月2日,三胞胎兄弟就要去青岛上学了。1日在家里度过这漫长一天的时间里,除了他们兄弟三个感到比较着急外,他们的父母和爷爷都感到和往常没什么两样。母亲甚至没有请假,仍和平常一样去单位上班,傍晚天快黑时才回来。他们吃的饭,也没有改变,仍是平时的炒豆角,炒土豆。唯一不同的是,平时三兄弟一般都是轮流做饭,即谁留在家谁做饭,但1日傍晚,他们决定一起掌勺做顿饭,一来为了辛苦操劳的父母,二来也为自己送个行。 文/本报特派记者 李志波 图/本报特派记者 何毅(本报高密9月1日电)(来源:半岛网-半岛都市报)
[url=http://www.qtick.com/JoinPanelist.aspx?ID=345032][img]http://www.qtick.com/Images/Qtick_Index_Prize_1201.gif[/img][/url]
快速回复

限100 字节
安逸网提示: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认证码:
上一个 下一个